• 当前位置
  • 首页
  • 性爱技巧
  • 最新排行

    嬌妻的表妹

    发布时间:2019-08-21 00:00:27   


    去年的七月流火熱的讓人心煩,工作忙而且老婆和小姨子去新疆旅遊,兩人走了三天了,剛才通電話說才從卡納斯湖回來,還要幾天,我讓她們玩的盡興。


    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眼睛看著電視上播映的由一幫導演和編劇圍著火鍋侃出來的電視劇。


    本想出去的,可天氣太熱,加上昨天買賣拿下一起慶祝到凌晨才回來,懶懶的不想動,只好打發時間。


    看看時間十點多了,沖了個涼穿著短褲出來,等著頭髮幹了早點上床,就在準備抽完手裡的煙睡覺時,門鈴響了,我不由想是誰這麼晚了上門,有事怎麼不打電話,可能是那個傢伙喝高了來騷擾我,有點不情願的站起來也沒問是誰,就把門開了,誰知一開門令我和門外的來者都愣住了。


    門口站著一個穿著紗睡裙的女子,看那紅紅的的臉,想起有一次在樓梯上幫她撿過因塑料袋質量問題散落的水果,是我對面的鄰居。


    因為是商品房,所以鄰居之間平時幾乎不太走動,我與她的接觸僅限於上次的幫助,在同時到了之後就各自進門,談話也就是她禮貌的謝我,我回答不客氣。


    以後在樓梯上遇到也就是點頭微笑一下,算是打招呼。


    此時看到她的穿著著實讓我吃驚,況且穿成這樣清涼的見面,彼此都不太好意思。


    她非常急切的樣子說:「對不起,能用一下你的電話嗎?」


    一邊擔心的看著樓梯,怕有人上來。


    我此時腦子裡飛快的轉了起來,一邊回答一邊想著她會發生什麼事,可能是鑰匙鎖家了。


    她在得到我請進的邀請後,快速的走了進來,走過我身邊一股濃郁的洗髮水和浴液的清香告訴我她剛洗過澡。


    我關上門告訴她電話的位置,在她走向電話時會路過我開著的地燈,因準備睡覺所以關了廳里的大燈,此時燈光映出紗裙下兩條修長的玉腿,這給我的視覺衝擊很大,一股熱流在我小腹里滾動,我不假思索的打開了大燈。


    廳里一下變得明亮,這使她一下驚慌起來,急切的說:「關上燈好嗎?」


    我心虛的解釋說:「怕你看不清,」


    一邊將燈關了。


    不過就著短短的時間我已經看到她紗裙下赤裸的身子。


    現在我能確定她洗過澡後出門,原因不會是送人,因為不會有女人穿成這樣送客的,穿成這樣說明在家就是如此的穿著,那一定是出來扔垃圾的,這個樓上的垃圾道要下半層樓,一定是這樣的。


    此時她快速的按動著按鍵,我心中在祈禱不要有人接,這樣我今晚就不會孤單了,想到這一股熱血沸騰的感覺令我渾身發熱,胯下的短褲無法遮蓋我男根的勃起,我眼睛看著閃動的屏幕,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在她急切的自語中過了幾分鐘,她失望的放下了電話,我只好問:「怎麼了,是不是鑰匙鎖家裡了,」


    她把自己往陰影里移了一下,說:「我出來扔垃圾,門就關上了,以前我也扔過,沒有關門啊。」


    我也有過類似的經歷,所以肯定的說:「你開抽油煙機了?」


    她一下驚奇的,同時明白自己被鎖的原因,「啊,就是,這怎麼辦?」


    「你給誰打電話?」


    我關心的問,「我父母那裡還有一把鑰匙,可是家裡沒有人接,這麼晚了上那去了,」


    她焦急的不知所措,神情變得非常的沮喪。


    「你別急,過一會再打,先坐一會。」


    我安慰著她。


    她猶豫了一下說:「能借我件衣服嗎?」


    我故意裝傻的問:「你冷嗎?」



    一邊去門邊拿過我的外套遞給她,她披上之後顯得自如了一些,走過來坐在沙發上,突然的說:「能借我一套衣服嗎?我去拿鑰匙。」


    我聽了心裡在笑,此時她由於心裡的急切,智力嚴重的受到了影響,不由說:「你父母不在你怎麼去拿?」


    她聽了泄氣的、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腦子裡開始盤算,決定試一下,告訴她幫她從陽台爬過去,我知道這是不可能完成的,就是想試一下她會有什麼反應,假如她只考慮自己,根本不考慮我的安全,我就放棄,因為會有麻煩。


    如果她擔心的阻止我,說明她的善良,就是事成也不會有什麼不妥。


    果然我說出我的想法,兩人到陽台一看,她就放棄的說:「這怎麼過去,不要,太危險了,」


    我說:「我試試,」


    我就上了陽台的窗檯,她緊張的抓住我說:「不要,太危險了,你下來吧,」


    我回到陽台裡邊,說:「那怎麼辦,不行你就在這裡睡吧,我在客廳里將就一下。」


    她警惕的看看我,從我眼裡看到的是真誠,顯得無奈的說:「我再打個電話,」


    邊走過去打電話,我跟著她回到客廳,她再次失望的坐回到沙發里,我給她倒了杯水。


    倆人開始聊天,她告訴我她丈夫出差去了,因為是銷售經理所以經常的出差,為了日子過得好點,沒有辦法。


    慢慢的說道我,我告訴她老婆去旅遊了,逐漸的熟絡起來我就打趣的說:「看來是我倆有緣,我老婆旅遊,你丈夫出差,上天安排我們這倆個孤獨的人獨處一室」



    她有點嬌羞的認可的說:「你別胡想,這是意外,不過也是,今天不知怎麼了,平時我早就睡了,今天上床睡不著,便收拾了一下房間,沒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這麼晚了打攪你,真的不好意思。」


    「沒什麼,誰讓我們有緣呢?剛才我一開門,還以為是我的哪個死黨喝醉了,沒想到是一個美女,而且……」


    我停下來,在考慮說出來她會有什麼反應,若是生氣的話,便是沒有機會了,不生氣說明我機會大大。


    果然她問:「而且什麼?」


    我臉上現出有點色色的笑,為了不失去天賜的良機說:「說了不許生氣,」


    她點點頭,我接著說:「而且穿的那麼性感,讓我控制不住自己,」


    她聽了自然的低頭看看自己,將披在肩上的衣服前襟拉了拉,一下變得不好意思的說:「別說了,真丟人。」


    臉上一下紅了,但卻用眼睛看這我。


    「別拉了,這麼漂亮的睡裙幹嗎要遮起來,特別是裡面的身子,讓我再看看好嗎?」


    我開始挑起她的情慾,她一下緊張的說:「你看到什麼了?不行!」


    我沒有說話,只是用充滿了衝動的眼神看著她。


    她從我的眼神里讀懂了我的意思,矜持的站起來說:「我走了,」


    我站起來攔住她說:「你穿成這樣怎麼出去,」


    「我再打電話,他們可能回來了,」


    她緊張的轉身,我抓住了她的雙臂,她往後退試圖掙開我。


    我也並沒有抓緊她,她一下跌坐再沙發里,我便逼過去,俯身看著她,雙手按在沙發扶手上,控制她無法逃離,她半仰著對視著我,眼神里透出緊張的神態,一絲欲拒還迎的意念一閃而過說:「你要幹什麼?不要這樣。」


    我沒有說話,只是用充滿愛和欲的目光看著她,頭一點一點的靠近她,她看著我靠近,眼睛盯著我,腦子裡不斷的在想拒絕——放棄——拒絕——放棄。


    從她的眼神里毫無掩飾的告訴我,雙手纖細的手指因住著衣服顯得更加白皙。


    當我的頭離她近到能感受到我呼出的熱氣時,她將頭轉了過去,同時放棄了抓緊的衣服,雙手推住我的肩膀,阻止我的靠近,說:「請不要這樣,我不是隨便的女人,求你不要這樣。」


    她推著我的手軟弱無力,女人有時真是有意思,明明已經放棄了抵抗,還要說出那樣的告白,要男人認可她不是為了欲,將那穿著衣服時的矜持發揮到極致,一旦赤裸後就會變得毫無顧忌。


    我並沒有繼續下去,因為她放棄拉住的衣服敞開後露出的胸部,我低頭近距離的看著睡裙下的兩點凸起和緊張而急促喘息起伏的胸腹,她感覺我的停止,不由轉頭看我,見我的目光所在,輕哼一聲,雙手回到胸前,我乘勢吻了下去,同時雙手抱住了她。


    她被吻了嘴唇後馬上轉頭,同時雙手曲臂再次按在我的肩上,嘴裡急切的說:「不要,不要這樣,我要喊了,」


    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你喊吧,你穿成這樣到我家來,到時候別人會怎麼想,既就是你告我強姦我也認了,誰讓我喜歡你,」


    說完我不再給她機會,抽出一隻手便抓住她飽滿的乳房。


    她扭動著,但不激烈,嘴還是躲避我的吻,我用中指按住乳房中心的凸起,將它按進乳房,由慢到快的揉動起來,當我快速的抖動著手時,她從喉間發出了徹底放棄的聲音:「不要!」


    雙手由推變成了緊緊的抓著我的肩膀,繼而由於窩在沙發里使得氣息不繼,只好將頭後仰打開喉嚨,任我強嘴按在上面。


    我放開了她的乳房,手伸入裙里,撫摸她光滑的臀肉,另一隻手則從裙肩帶伸進去抓住她飽滿柔滑的乳房,下面的手翻到前面,順著光滑的大腿內側向上,她緊張的用力夾緊,她緊張的說:「不要,求你了」



    我沒有理會她軟弱無力,半推半就的要求,手指執著的落在了她長著陰毛的陰阜上,將中指擠開大腿根柔軟的嫩肉,在她薄如蟬翼的褲衩外摩擦她火熱的陰唇,她難以控制的從喉間發出了難忍的哼叫,手抓住我的手腕無力的阻止我的動作。


    我耐心的透過蟬翼般的遮羞,在裂縫的頂端尋找著能令她屈服的陰蒂,她知性的知道我的目的,手上加大力量試圖將我的手抽出,心裡在不停的鬥爭著,情慾已經在她的體內湧起,要求她放棄抵抗,獲得這偷情給她帶來的另一種的刺激,理智和道德則要求她抵抗,不能作出被判的行為。


    體內不斷翻湧的情潮在告訴她,放棄抵抗吧,你自己穿成這樣,這麼晚了跑到一個只有一個男人的房子了來,就算你告他強姦,有多少人會相信,還是放棄抵抗,獲得一種自己從沒有體驗過的激情,況且和丈夫的房事已經從結婚初期的激情中趨於平淡,丈夫因工作關係每次的房事也像例行公事,而自己的情慾不得不壓抑,放棄抵抗就可以獲得滿足,就這一次不會影響自己的家庭的。


    隨著情慾在體內逐漸佔上風,抵抗的力量越來越弱,我能感覺出她心理的變化,手上加快了挑逗的動作,為了把她徹底從理智中拉進慾海,我加大了捻弄她已經發硬的乳頭,疼痛使她女性潛意識裡的被征服欲得到了激發,她無力的說:「輕點,疼,」


    我放鬆了改用溫柔的撫摸,下面的手指已經挑開遮羞,直接在裂縫中利用不斷湧出的濕滑潤膩的體液,輕鬆的找到了那粒已經脹大的陰蒂。


    手指快速的挑逗使她變得全身癱軟,我知道是時候了,然後一下將她抱了起來,突然的失重使她緊張的一下雙手抱住我的脖子,我將她抱緊了卧室。


    我將她放在床上,不給她反應的時間,就脫下了她的裙子和褲衩,然後停下來用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她,手放在她豐滿柔嫩的乳房上,不做任何的動作,她意外的不知發生了什麼,睜開因含羞緊閉的雙眼,當看到我的眼神時,慌亂而羞恥的連忙轉過頭閉上眼睛。


    我在她耳邊用滿含情意和誘惑的說:「睜開眼睛看著我,」


    她搖搖頭,我用手指抓住她乳房的頂點,慢慢的加大力量,她感覺到我的執著,嘴裡說:「不要,」


    還是睜開眼睛對視著我,看著我慢慢的靠近她緊張不斷喘息的嘴唇,她突然雙手抱住我的脖子,將嘴湊上來緊緊的吻住我的嘴,舌頭伸出來舔著嘴唇,尋找著我的舌頭,我將舌頭迎上,糾纏在一起。


    我知道她是徹底的放棄了抵抗,我開始激烈的撫摸她姣好的肌膚,手伸到她兩腿之間,她知性的分開雙腿,我將手指插入她濕滑的肉穴,拇指按住她的陰蒂,一邊摳挖著火熱的肉穴,一邊激烈的揉搓她的陰蒂,她忍不住的在喉腔里發出歡快的哼叫。


    我慢慢的從她的身上退到她的雙腿間,她知道我在看著她已經動情而打開的陰唇,羞恥的雙手捂住自己的陰部,我拉開她的手,她忍不住說:「不要看,」


    我用手將她被體液打濕粘在一起的陰毛,輕輕的分開兩片不算大的肉唇,她不解的抬頭看著我說:「你要幹什麼?」


    我壞壞一笑,一下就吻了上去,她意外的「噢」


    驚叫一聲,我知道她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她驚叫後的話證實了我的判斷,她說:「不要,臟,」


    我抬頭說:「怎麼會,這是我喜歡你的表示,」


    說完含住她的陰蒂,用火熱的舌尖舔弄,她被刺激的渾身發顫,嘴裡不停的發出各種控制不住的叫聲。


    不一會她變得全身僵硬,雙手抓住我的頭,胯部迎合著我的舔弄,嘴裡發出女人本能矜持所壓抑的歡快的叫聲,我知道她高潮了,為了讓她無法忘記,我用牙輕輕的咬住她的陰蒂,延長她高潮的時間,「啊,我要死了,啊!」


    待她高潮後平息一點,我爬上去,雙手扶著她的頭問:「舒服嗎?」


    她不在迴避我的眼神用不可思議的又充滿情迷的眼神看著我,點點頭,繼而羞恥的一下轉過頭,雙手則抱著我將柔滑的乳房壓扁在兩人胸間。


    我伸手扶住我已勃起堅硬的陽具,在她的肉唇間滑動,輕輕的說:「我能進去嗎?願意把你給我嗎?」


    她轉過頭用含著春潮和愛意的目光看著我,一邊點頭一邊輕抬自己的胯部,給我迎接的信息。


    當我進入到她身體里,她再也沒有矜持了,雙手抱住我,嘴裡不停的哼叫外,雙唇在我臉上灑下一片吻雨,雙腿盤住我的腿,知性的配合我的衝刺。


    二十分鐘後,她在虛脫般的高潮後抱住我,不讓我下來,同時矛盾的流出了淚水,理智回到了她的大腦,我一邊抹去她的淚水,一邊溫柔的說:「舒服嗎?」


    她輕輕的:「嗯」


    了一聲。


    保持了許久,她推開我,起身去了浴室,我看著她姣好的背影,走動時扭動的雙臀,胯下再次抬頭,我沒有追過去,點上一顆事後煙,看著浴室的門口,等待著她出浴後的秀色。


    好久也沒有出來,我有點擔心的起身,走進浴室,看見她坐在浴盆的沿上,雙手見我進來抱住豐滿的乳房,一手遮著胯間,用哭紅的雙眼委屈的、哀怨的看著我,我不由有點心疼的走過去摟住她說:「別這樣,當心著涼,」


    拿起浴巾裹在她肩上,扶著她出來。


    上床後她什麼也沒有說,我摟她時她順從的鑽入我的懷裡。


    良久她輕輕的推我說:「我以後怎麼面對我丈夫?」


    我更緊的抱著她,「明天回去後你還是個好妻子,這是我們前世修來的緣分,你不必她自責,像你這麼出色的女人那個男人都會動心的。」


    女人對於誇獎總是樂於接受的。


    第二天她穿著我的襯衣牛仔褲走了,我期待著她還衣服時的相會…我漂亮的太太月兒是美女律師,秀麗的長髮,迷人美少婦,真是天生的尤物(新加坡華僑,162cm,34C,24,36,我是香港人)。


    女人長得漂亮,有時擔心她紅杏出牆。


    其實她整個家族的女人都長得漂亮,還有就是她那個還沒有出嫁的馬來西亞華僑表妹,叫盈盈。


    人說胸大無腦,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但老婆月兒家族的女人智商都很高,個個都完成大學學業的。


    但盈盈對我這個當醫生的表姐夫是崇拜的。


    長發盈盈稱得上是小家碧玉,是眾所周知的大學校花,任職於公司銷售推廣。


    盈盈相當美麗,可說是個不節不扣的騷貨,女人味十足的,或許是職業上的原故,她跟人說話時總時拋媚弄眼,嬌聲嗲氣的,總是掛著一臉風情萬種的騷樣子。


    星期六是迷人月兒的生日,表妹盈盈約她未婚夫男朋友Paul(27歲),我,月兒,4個到她新居里一起晚飯,一起幫她表姊月兒慶祝慶生日。


    那夜非常炎熱,月兒穿一身寶藍旗袍黑色絲襪露出長勻稱的美腿。


    豐滿圓潤的大腿閃著光澤,纖細的小腿,三吋黑色高跟鞋只有腳尖著地,更突出了腿部的線條。


    超短的旗袍連絲襪頂端的寬花邊兒都不能完全遮住。


    我盯著漂亮性感的月兒,玲瓏浮凸,走路時亦不時挺胸收腹,媚態盡現。


    我忍不住不斷偷看她的美腿,由於坐著,她的短窄旗袍縮的更短,露出一大截大腿,看著她的大腿我的陰莖禁不住勃起。


    盈盈長的相當可愛的美人臉蛋,雖然她的身高嬌小,但身材卻是很突出(25歲160cm,35C,23,35),她身穿黑色低胸緊身行政人員套裝、腳踏三吋高跟鞋,顯現出她那誘人的淫蕩身材,大半個乳球都裸露在外令人看了暑氣大減。


    細嫩的玉臂,配上她一雙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淡淡的幽香,側臉看得到她長長的睫毛,水盈盈的眼睛,柔軟飽滿的紅唇,坐在座位上露出美少女誘人的小腿。


    這天晚上,我一直對賞心悅目的盈盈想入非非。


    我就發現Paul的眼睛,總是跟著月兒的身軀形影不離。


    他總是色眯眯的偷窺著月兒的一舉一動。


    高大同黑實的Paul一直不停的盯著月兒的胸,偷窺到她胸脯,她那身性感極的衣著把Paul的視線吸引著了。


    我就一直不停的盯著盈盈的4寸高跟鞋,盈盈那低胸緊身上衣顯現出盈盈的玲瓏身段。


    我心裡想著,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心裡想著她大腿根部的方寸之地。


    當晚飯開始的時候,Paul慶高彩烈地拿出了各式名樣的白酒紅酒!這頓晚飯只吃了一半,我們便已喝了數瓶酒了!而當中話題亦從開始時的談天說地,說到了日常生活!真是無所不談!由於大夥非常的高興,所以多喝了點酒,我藉著酒意放肆的望向盈盈高跟鞋上雪白的美腿。


    我不經意的和盈盈一雙眼睛對望,原來是盈盈發現我的行為,用那雙水汪汪的桃花眼瞪我一眼,靠近我的耳旁說道:「沒看過這麼性感漂亮的小腿嗎?要不要看看雙腿之間?」


    盈盈就一直露出妖艷的眼光不停淫蕩的盯著我。


    看得我褲襠里的大傢伙鼓動起來。


    我的下面已經頂得像個帳篷一樣了,月兒在酒精的刺激下,她的手開始不由自主地伸向我的褲襠外面去面撫摸著我的陰莖。


    當十點多我們不知喝了多少的酒之後,每個人看起來多像有點醉了,我看在場的Paul和月兒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盈盈搖搖晃晃的要回房間,於是我只好扶著盈盈回到她的房間,當我讓她躺在她的床上時,我看著盈盈那誘人的身材,隨著呼吸而起浮的乳房,而盈盈看到我盯著她的乳房時,只微笑的看著我。


    這時,我心裡忽地霧起一絲邪念起來!我靜靜的看著性感的盈盈,看到盈盈面頰嫣紅,輕聞著那滿身的迷人酒氣…我也喝下了不小,酒精已令得我的色膽變得更大了!這不禁使我那已穿過了盈盈腋下攙扶著她的手,慢慢地移近至她的乳房了。


    這時,酒醉後的盈盈迷迷糊糊,媚眼含春,身體變得柔弱無骨,緊緊貼在我的身上。


    盈盈紅唇微張的樣子極其淫蕩,一邊性感的喊著:「醫生表姐夫…表姐夫,你喜歡我嗎…我知道表姐長的漂亮,所以你不喜歡我!」


    我的手捏著她的乳房了。


    「你和你表姐都漂亮,各具魅力,要二選一很困難。


    你16歲我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歡你了。


    男人哪個不貪新鮮?盈盈是年輕的美人,你一直都好誘惑我。」


    我在心中已經下定決心,要好好的玩玩這個騷醉娃!盈盈咯咯地低聲笑道:「少拍馬屁了。


    我看你想搞盈盈,可惜一直有表姐在,你是只能看著我,不能碰啊,咸蟲姐夫!」


    盈盈嗔笑著,柳眉微蹙吐氣如蘭,渾身散發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韻味,女人家總是喜歡聽男人的誇獎的,盈盈也不例外。


    盈盈這騷貨,欠操的一副樣子。


    我低聲說道:「我想不少的男人都喜歡要玩玩你這個美人兒!你和多小人玩過了?」


    正被慾火燃燒著的盈盈,冷不防地聽見這個難以回答的問題,一時之間也怔了怔之後,才羞慚而怯懦地低聲應道:「你怎麼這樣問人家?討厭…這…叫人家怎麼說嘛?人家又不是什麼狐狸精…花心表姐夫,人家是小處女一個。」


    我輕聲說:「小處女會這樣姣?我要和你玩過試試。」


    盈盈突然低聲叫了起來:「啊,表姐,你看到吧,表姐夫突然摸我,快救我吧!」


    我低聲又驚又急地說道:「寶貝盈盈不要這樣啦,你的浪聲不要叫的太大,你表姐會醒的。」


    盈盈高傲的看著我,輕輕笑著說:「你害怕嗎?你以為我不和你玩嗎?」


    我低聲說道:「你這個性感壞表妹,你無喝醉酒,今天我就來懲罰你這個小狐狸精!」


    盈盈是一個致命誘惑。


    我們相擁而望,當我忍不住的低下頭要吻她時,盈盈她也伸出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


    慢慢的,我吻上了盈盈的小嘴,然後雙手也開始了我的探索之旅。


    盈盈雪白的肌膚、纖腰豐臀,身材極好,嬌嫩如嫩筍般的乳尖在飽漲微紅的豐滿乳峰上,更令人垂涎三尺。


    雙手本來抱著她的腰,慢慢的右手摸到了盈盈翹翹的屁股上,的確,盈盈屬於比較瘦的那一類型,但是屁股摸起來,依然是又滑又圓又彈手,加上本身盈盈又沒有穿內褲,所以我的手就順著身體的曲線滑到了股溝里。


    我慢慢地輕輕地脫掉盈盈身上的低胸緊身上衣,拉開背後的拉鏈,首先露出的是盈盈白嫩的上身,鐘形的完美乳房,真是沒有一點暇疵。


    初次肉帛相見,我就將整個臉放在兩顆乳房間摩擦,再用兩手搓揉著35C乳房,並享受著盈盈的體香。


    她那雙奶子渾圓堅挺的,而那兩顆跟奶子一樣比別人要來得大一點的奶頭,被兩團大大的深啡色的乳暈包圍著,整雙奶子看來,就像一對大木瓜般掛於胸前,絲毫沒有半點下墜的跡象。


    照常理,處女的乳暈不可能是深啡色的,看著盈盈深啡色的乳暈,她的奶子一定被很多人玩過了。


    我一邊用雙手揉著、捏著盈盈的乳房,一邊又用嘴巴吸著、咬著、圈著、舔著她的乳頭,盈盈身不由己的用兩手緊抱著我的頭,一邊喊著:「哦……哦……醫生表姐夫……好……好棒的感覺哦……哦」


    盈盈的雙手抱住了我得脖子,35C乳房也開始左右擺動著。


    我的手指到達盈盈小小的屁眼,輕輕的一碰,立刻產生了猛烈的收縮,好像是不歡迎我的到來!我繼續往前摸,到達了一片淫水泛濫的地方,粘粘的,又滑滑的,我把手指輕輕的伸進盈盈的陰道,真緊!而淫水順著我的手指,流得我滿手都是,然後我的手沒有作過多的停留,重新回到了盈盈緊緊的小屁眼,然後把我手上的淫水全部塗在屁眼的周圍!興奮的雞巴已經硬邦邦的了,需要盈盈淫穴的慰藉,正強而有力的一抖一抖跳著,「盈盈先幫姐夫舔舔?」


    看到盈盈性感的小嘴,我早就想插進去了,我這麼做是希望盈盈能放鬆身體。


    我要驅散盈盈的猶豫。


    她擺出高傲的眼神看著我說:「你以為我不敢嗎,我還要啜到你射出來!」


    說著盈盈就用力的把我扳倒在床上,用她的小嘴開始吻我的乳頭,時吸時咬。


    雖然我聽月兒說過,盈盈很多男朋友,但我卻的確不知道她這麼主動,咬的我的乳頭是又痛又癢,我的小弟弟開始向上了抖跳著!這時候的盈盈已經不是我剛才看到的那個溫柔的小女孩了,她把我的內褲脫下一截,順從的跪坐在我的面前,用手抓住我的雞巴,舔了舔嘴唇,便趴下將我的雞巴含了進去,並用舌頭輕輕繞著我的龜頭,盈盈頭一上一下的擺動著,舌頭開始在龜頭上輕輕的打轉了。


    為了給盈盈一個好姿勢,我平躺在床上,讓她趴在我的小腹上吸、舔、咬著我的龜頭。


    突然我感覺我的肉棒被一陣好舒服的溫暖所包圍,我知道盈盈已經完全把我的肉棒吞了進去,我覺得我插得好深,感覺已經到了她的喉嚨。


    但是她只是把我的肉棒深深的含了一下,就讓它退了出來,又開始舔我的蛋蛋了。


    她先用舌頭在我的蛋蛋上反覆的來回舔,然後又把我的蛋蛋吸進口中,又吐出來,反覆幾次,又爽又刺激!慢慢的她還在向下舔,我完全不敢相信,難道是盈盈在給我舔那裡?而我的那個地方傳來的陣陣快感卻明白無誤的告訴我這是真的。


    「盈盈,你舔得表姐夫很舒服,用力舔,尤其是那個龜頭,將舌尖在上面打轉,用舌尖頂那個眼,對對對,你的舌頭跟你表姐的一樣,很靈活的。」


    一會盈盈就開始興奮了,呼吸也開始拉長,我起來,將盈盈扶躺下,我將盈盈的高跟鞋完全從腳脫下,呈現在面前的就是她全部的裸體,微微泛紅的皮膚,在昏暗光線下顯得無比的流暢。


    我用手張盈盈的修長大腿被托起左右分開,腳長得很是秀美白嫩,看著盈盈可愛的樣子,我托著一隻腳,雙手正在她大腿與股溝之間不停地活動,同時又不停地吻她的腳踝和啜她的腳趾。


    我一隻手的兩個指頭併攏,就插入到盈盈的小穴裡面去了,一開始就用力地抽插,馬上就刺激了盈盈的性趣。


    她的鼻子里依然發出消魂的「表姐夫舔我的腳趾…好爽……我受不了…喔…喔…」


    的聲音。


    我不停地啜她的可愛美白腳趾。


    盈盈強忍著從腳部傳來的麻癢的感覺,小聲道:「醫生表姐夫……好……喔……哦…我…好舒服啊。」


    沒想到盈盈這麼快就有了高潮,盈盈身體一陣急擺並顫抖著,淫水便一泄如柱的衝擊著我的指頭。


    看到已經挑逗的差不多了,我就準備有進一步的動作了。


    我分開盈盈的陰唇,扶著雞巴正準備插入的時候,盈盈伸手過來,自己抓住了我的雞巴。


    「盈盈,你小穴比表姐的小,可能會痛,你害怕嗎?」


    盈盈頓時身體猛然一顫,那長長的睫毛不時眨動著煞是好看。


    「醫生表姐夫,盈盈真的還是個處女,表姐夫不要搞小穴,盈盈的寶貝小穴要給未婚夫新婚之夜破處的…我們來一個後庭春好嗎?」


    「盈盈,你有經驗嗎?不怕屁股開花嗎?」


    盈盈嬌嗲的聲說:「醫生表姐夫,不要問人家喔,人家已經羞死了。


    每次人家喝了一點的酒,我的小屁屁已經會放鬆了。」


    她已經滿面通紅。


    「盈盈,表姐夫是醫生,雞巴給不比一根指頭啊,你真的讓表姐夫頂進後庭去?」


    「你一直在磨,盈盈屁股都癢死了。


    你用我化妝桌上的潤膚露塗在屁屁上,塗上化妝油潤滑後我的感覺會更好。


    你先試試看。」


    她說著更加賣力地扭動著屁股,看來盈盈走後門的經驗十足。


    「好,好,醫生表姐夫都聽你的,你喊停就停,姐夫不會有一點遲疑,怎麼樣?」


    看到盈盈的表情中夾帶著的幸福,我溫柔地在盈盈的後門外面撫摸著上潤滑油。


    「來,我先給你舔幾下,潤滑一點。」


    盈盈說著就抓住了我的雞巴,笑眯眯的含進嘴裡,將舌頭在龜頭上不停地打轉。


    盈盈吐出雞巴,她就自己趴在床上,屁股拱得老高,「醫生表姐夫,快D來吧。


    醫生…快……快……D插入…」


    轉過身來,昏暗的燈光下,只看見盈盈好翹好翹的屁股。


    盈盈的屁股不是特別大的那種,但是特別圓,特別的翹,於是,我來到盈盈的背後,將龜頭在她的小穴外面摩擦幾下,看到盈盈的菊花蕾也在蠕動,我就將龜頭頂在她的小黑洞。


    「姐夫,你不要欺負人家屁眼,那裡小…哦!姐夫,你磨得人家舒服死了,痒痒的,哎呀,往裡面頂了,你真的要干我,你就試試干我屁屁吧!」


    屁眼上的舒坦,讓樂盈盈鬆了身體,被口水和穴水濕潤了的龜頭,一直在屁眼上摩擦著,盈盈已經暫時忘記了小穴里的疼痛,開始淫蕩地擺動著屁股。


    沒想到盈盈的屁眼有那麼大的收縮性,我用力往外搬開她的兩片屁股,我自己的屁股用力往前頂,竟然就將龜頭頂了進去,屁眼將龜頭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暫時阻止了進一步的動作。


    「盈盈,你真是厲害,我已經將整個龜頭都頂進去了,你痛不痛?」


    「不痛,一點不痛,好脹啊,好像屁眼要被你的大龜頭撐破一樣,不過我喜歡,醫生表姐夫,盈盈的屁眼是不是很緊啊。


    醫生表姐夫,盈盈還是個處女,盈盈只搞屁眼,不碰小穴,所以盈盈還是個處女。」


    我邊插邊說著:「不,只能算是半個處女。」


    盈盈嬌嗲的說:「表姐夫欺負人。


    啊!既然這樣嘛,盈盈可以不服侍你。」


    盈盈擺動屁股。


    我不知如何解釋,我說:「盈盈是個大美人處女!」


    盈盈聽到讚美就說:「屁眼裡面好像鬆動了一點,你再插進去一些看看。」


    盈盈自己開始用力地擺動著屁股,我也感到龜頭與屁眼之間有一些空隙,連忙用雙手扶穩盈盈的屁股,再次將自己的屁股用力前頂,通過化妝油的潤滑作用,整個肉腸都插進到盈盈的屁眼中了。


    「盈盈,我已經全部插進去了,你感覺到了嗎?」


    「啊!…」


    盈盈大叫一聲,我立刻停止了動作,不知道她是不是太痛了。


    當我停止不動時,盈盈自己先等不及了,「醫生表姐夫,你怎麼停了,你的大雞巴把盈盈的屁眼洞都塞滿了,裡面好充實哦,表姐夫,你別老停著啊,你快動啊,我要你的肉腸去滿足裡面呢…」


    盈盈的後庭十分熟練,屁屁一定早就被很多的男人玩過了。


    盈盈一定是喜歡肛交的女人…難道這就是馬來西亞的荒唐處女?沒想到盈盈屁眼有這麼大的反應,要我繼續動,這還不好辦嗎,我先在菊花洞里輕輕抽動兩下,屁股四周擺動,讓龜頭頂向盈盈屁洞四周的肉壁,增加裡面的空間了。


    發現裡面已經比較鬆動了,就半進半出地開始抽動著肉腸。


    盈盈自己用力地擺動著屁股,「醫生表姐夫,我已經適應了,你現在想怎麼動就怎麼動,你可以插盈盈了,」


    說著竟然伸過一隻手開始在她寶貝的小穴外面撫摸,但還是不敢伸到裡面去。


    我大幅度重複抽插著這個小淫婦。


    盈盈叫:「醫生插進屁眼……唷…用力啊…好姐夫…美死…嗯…下流姐夫,你好色…」


    我卻撩著盈盈說:「要我用力幹麼啊?」


    盈盈喘著氣息答道:「小狐狸精這個小屁屁……喔……喔……」


    可是盈盈是被干到說不出話來,本來很淫蕩的叫聲卻慢慢變得有點哭泣聲。


    我這時突然放慢速度,盈盈轉頭用哽咽的聲音說:「啊……不要停…用力干我…插我……」


    我說:「盈盈,我的肉棒幹得你的屁屁爽不爽。」


    盈盈這刻是被逗挑到極點,說:「爽……我受不了…」


    盈盈邊說還邊自己的搖動浪臀緊緊的吸動著肉棒。


    「喔…喔……你…要干…」


    我開始大幅度抽插,全部抽出肉棒,只見盈盈的屁眼已經被撐開成了一個圓洞,然後又全部插入,然後重複著這個動作。


    盈盈全身扭動,屁股擺動幅度很大,她主導控制節奏。


    「呀……大力D……唷………插……好…姐夫…美死………大雞巴……美……你都……直接干到……人……人家的……肚子…嗯……嗯…呀!好勁呀…」


    我只知道我漂亮的老婆月兒屁眼很敏感,沒想到盈盈表妹竟然有這麼厲害的反應,頓時就感到自己快感連連,都差一點就射出來了。


    「醫生表姐夫,你怎麼停了,快點插啊!盈盈的小屁眼需要你,需要你的雞巴,插啊。」


    我又開始抽插,同時將一隻手指頭輕輕插入盈盈的肉穴,她竟然沒有反對,被指頭挑逗的小穴,也開始有淫水流了出來。


    我說:「盈盈,你真不愧是第一美人,連叫床聲都那麼動聽啊。」


    盈盈主動收縮著屁洞里免的肌肉,一直吸攝著我的雞巴,並緊緊的包著我那巨大的肉棒,哦!那感覺,真是不下於干我的漂亮老婆月兒的屁眼,感覺棒極了!「醫生表姐夫……你好……你…快插…插我吧……哦……」


    ,此時,盈盈身體完全放鬆。


    「醫生表姐夫…這下……我要跟月兒表姐搶了…我要你……插我……」


    ,屁眼的刺激竟然讓盈盈的小穴發泄了,沒想到盈盈被我插屁眼插到高潮了。


    房間不斷的傳來啪、啪、啪的聲音,盈盈的雙峰不停晃動。


    「哈哈…你這個小淫娃…其實我想和你做愛好久了,今晚總算得到你。」


    我羞辱著盈盈,並又加快了速度。


    「我…我也是。


    我要做醫生的小淫娃!真的好爽……啊…好爽…以後都經常干我可以嗎?…啊…啊…求你…!」


    盈盈此刻已經忘了什麼叫羞。


    我迅速加快了抽插,盈盈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長發凌亂的遮住了臉,忘情的擺動著屁股配合著我的抽插。


    「醫生喔……喔……好爽……真的好爽……」


    「盈盈,來!把屁股翹高一點,表姐夫很爽,沒有多久了。」


    盈盈抬高屁股,腰也配合著前後搖動著,我從腋下伸過雙手緊握住35C豐滿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著,盈盈淫蕩的呻吟聲,更加使我瘋狂,我雙手扶著盈盈的屁股,瘋狂的將肉棒直進直出地在屁眼中抽插。


    我將抽送的速度加到了極限,突然就感到全身肌肉繃緊,然後猛然鬆弛,熱的精液就從龜頭中射出灌進盈盈的屁眼中。


    「哦!姐夫……盈盈屁眼……被你……的……精液…燙…啊!…你還在射…裝不下…哦!……」


    我看到白色的精液從屁眼縫隙中流出。


    盈盈長發已經亂散不堪,羞澀地低下了頭。


    「我也不知道姐夫射了多少,全部都在裡面!不過我還真的羨慕表姐啊!有個這麼帥又這麼』能幹』的老公。」


    盈盈說著就盯著我。


    我說:「你以後可以再給我玩嗎?」


    盈盈笑著輕聲的說:「我和你玩一次難保會有下一次啊!有沒有下一次就要看你可不可以好好的服侍我了,好的話,就會有下一次…我要看看醫生表姐夫是不是』能幹』的了。」


    我說:「好,表姐夫馬上來服侍你…」


    我抱起她放在床上上,我用右手揉搓一邊的乳房,並用手挑逗著她的乳頭。


    她回頭看著我分開她兩條腿,她用那濕漉漉的臀部對著我。


    我蹲下用舌頭挑逗著她陰唇上敏感的豆豆。


    盈盈將嫩滑的小穴貼了上去我的臉。


    「啊…很舒服…啊……啊!好好的服侍我,就會有下一次…不要停!啊…爽…」


    盈盈享受不已,興奮地仰起頭來喊叫著。


    於是我便開始加快舌頭速度,盈盈頓時已經要高潮。


    盈盈興奮地仰起頭來喊叫著:「啊!來了!」


    我的舌頭在裡面感到淫水襲來,陰穴噴出如潮的淫水到我面上。


    去年的七月流火熱的讓人心煩,工作忙而且老婆和小姨子去新疆旅遊,兩人走了三天了,剛才通電話說才從卡納斯湖回來,還要幾天,我讓她們玩的盡興。


    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眼睛看著電視上播映的由一幫導演和編劇圍著火鍋侃出來的電視劇。


    本想出去的,可天氣太熱,加上昨天買賣拿下一起慶祝到凌晨才回來,懶懶的不想動,只好打發時間。


    看看時間十點多了,沖了個涼穿著短褲出來,等著頭髮幹了早點上床,就在準備抽完手裡的煙睡覺時,門鈴響了,我不由想是誰這麼晚了上門,有事怎麼不打電話,可能是那個傢伙喝高了來騷擾我,有點不情願的站起來也沒問是誰,就把門開了,誰知一開門令我和門外的來者都愣住了。


    門口站著一個穿著紗睡裙的女子,看那紅紅的的臉,想起有一次在樓梯上幫她撿過因塑料袋質量問題散落的水果,是我對面的鄰居。


    因為是商品房,所以鄰居之間平時幾乎不太走動,我與她的接觸僅限於上次的幫助,在同時到了之後就各自進門,談話也就是她禮貌的謝我,我回答不客氣。


    以後在樓梯上遇到也就是點頭微笑一下,算是打招呼。


    此時看到她的穿著著實讓我吃驚,況且穿成這樣清涼的見面,彼此都不太好意思。


    她非常急切的樣子說:「對不起,能用一下你的電話嗎?」


    一邊擔心的看著樓梯,怕有人上來。


    我此時腦子裡飛快的轉了起來,一邊回答一邊想著她會發生什麼事,可能是鑰匙鎖家了。


    她在得到我請進的邀請後,快速的走了進來,走過我身邊一股濃郁的洗髮水和浴液的清香告訴我她剛洗過澡。


    我關上門告訴她電話的位置,在她走向電話時會路過我開著的地燈,因準備睡覺所以關了廳里的大燈,此時燈光映出紗裙下兩條修長的玉腿,這給我的視覺衝擊很大,一股熱流在我小腹里滾動,我不假思索的打開了大燈。


    廳里一下變得明亮,這使她一下驚慌起來,急切的說:「關上燈好嗎?」


    我心虛的解釋說:「怕你看不清,」


    一邊將燈關了。


    不過就著短短的時間我已經看到她紗裙下赤裸的身子。


    現在我能確定她洗過澡後出門,原因不會是送人,因為不會有女人穿成這樣送客的,穿成這樣說明在家就是如此的穿著,那一定是出來扔垃圾的,這個樓上的垃圾道要下半層樓,一定是這樣的。


    此時她快速的按動著按鍵,我心中在祈禱不要有人接,這樣我今晚就不會孤單了,想到這一股熱血沸騰的感覺令我渾身發熱,胯下的短褲無法遮蓋我男根的勃起,我眼睛看著閃動的屏幕,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在她急切的自語中過了幾分鐘,她失望的放下了電話,我只好問:「怎麼了,是不是鑰匙鎖家裡了,」


    她把自己往陰影里移了一下,說:「我出來扔垃圾,門就關上了,以前我也扔過,沒有關門啊。」


    我也有過類似的經歷,所以肯定的說:「你開抽油煙機了?」


    她一下驚奇的,同時明白自己被鎖的原因,「啊,就是,這怎麼辦?」


    「你給誰打電話?」


    我關心的問,「我父母那裡還有一把鑰匙,可是家裡沒有人接,這麼晚了上那去了,」


    她焦急的不知所措,神情變得非常的沮喪。


    「你別急,過一會再打,先坐一會。」


    我安慰著她。


    她猶豫了一下說:「能借我件衣服嗎?」


    我故意裝傻的問:「你冷嗎?」


    一邊去門邊拿過我的外套遞給她,她披上之後顯得自如了一些,走過來坐在沙發上,突然的說:「能借我一套衣服嗎?我去拿鑰匙。」


    我聽了心裡在笑,此時她由於心裡的急切,智力嚴重的受到了影響,不由說:「你父母不在你怎麼去拿?」


    她聽了泄氣的、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腦子裡開始盤算,決定試一下,告訴她幫她從陽台爬過去,我知道這是不可能完成的,就是想試一下她會有什麼反應,假如她只考慮自己,根本不考慮我的安全,我就放棄,因為會有麻煩。


    如果她擔心的阻止我,說明她的善良,就是事成也不會有什麼不妥。


    果然我說出我的想法,兩人到陽台一看,她就放棄的說:「這怎麼過去,不要,太危險了,」


    我說:「我試試,」


    我就上了陽台的窗檯,她緊張的抓住我說:「不要,太危險了,你下來吧,」


    我回到陽台裡邊,說:「那怎麼辦,不行你就在這裡睡吧,我在客廳里將就一下。」


    她警惕的看看我,從我眼裡看到的是真誠,顯得無奈的說:「我再打個電話,」


    邊走過去打電話,我跟著她回到客廳,她再次失望的坐回到沙發里,我給她倒了杯水。


    倆人開始聊天,她告訴我她丈夫出差去了,因為是銷售經理所以經常的出差,為了日子過得好點,沒有辦法。


    慢慢的說道我,我告訴她老婆去旅遊了,逐漸的熟絡起來我就打趣的說:「看來是我倆有緣,我老婆旅遊,你丈夫出差,上天安排我們這倆個孤獨的人獨處一室」



    她有點嬌羞的認可的說:「你別胡想,這是意外,不過也是,今天不知怎麼了,平時我早就睡了,今天上床睡不著,便收拾了一下房間,沒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這麼晚了打攪你,真的不好意思。」


    「沒什麼,誰讓我們有緣呢?剛才我一開門,還以為是我的哪個死黨喝醉了,沒想到是一個美女,而且……」


    我停下來,在考慮說出來她會有什麼反應,若是生氣的話,便是沒有機會了,不生氣說明我機會大大。


    果然她問:「而且什麼?」


    我臉上現出有點色色的笑,為了不失去天賜的良機說:「說了不許生氣,」


    她點點頭,我接著說:「而且穿的那麼性感,讓我控制不住自己,」


    她聽了自然的低頭看看自己,將披在肩上的衣服前襟拉了拉,一下變得不好意思的說:「別說了,真丟人。」


    臉上一下紅了,但卻用眼睛看這我。


    「別拉了,這麼漂亮的睡裙幹嗎要遮起來,特別是裡面的身子,讓我再看看好嗎?」


    我開始挑起她的情慾,她一下緊張的說:「你看到什麼了?不行!」


    我沒有說話,只是用充滿了衝動的眼神看著她。


    她從我的眼神里讀懂了我的意思,矜持的站起來說:「我走了,」


    我站起來攔住她說:「你穿成這樣怎麼出去,」


    「我再打電話,他們可能回來了,」


    她緊張的轉身,我抓住了她的雙臂,她往後退試圖掙開我。


    我也並沒有抓緊她,她一下跌坐再沙發里,我便逼過去,俯身看著她,雙手按在沙發扶手上,控制她無法逃離,她半仰著對視著我,眼神里透出緊張的神態,一絲欲拒還迎的意念一閃而過說:「你要幹什麼?不要這樣。」


    我沒有說話,只是用充滿愛和欲的目光看著她,頭一點一點的靠近她,她看著我靠近,眼睛盯著我,腦子裡不斷的在想拒絕——放棄——拒絕——放棄。


    從她的眼神里毫無掩飾的告訴我,雙手纖細的手指因住著衣服顯得更加白皙。


    當我的頭離她近到能感受到我呼出的熱氣時,她將頭轉了過去,同時放棄了抓緊的衣服,雙手推住我的肩膀,阻止我的靠近,說:「請不要這樣,我不是隨便的女人,求你不要這樣。」


    她推著我的手軟弱無力,女人有時真是有意思,明明已經放棄了抵抗,還要說出那樣的告白,要男人認可她不是為了欲,將那穿著衣服時的矜持發揮到極致,一旦赤裸後就會變得毫無顧忌。


    我並沒有繼續下去,因為她放棄拉住的衣服敞開後露出的胸部,我低頭近距離的看著睡裙下的兩點凸起和緊張而急促喘息起伏的胸腹,她感覺我的停止,不由轉頭看我,見我的目光所在,輕哼一聲,雙手回到胸前,我乘勢吻了下去,同時雙手抱住了她。


    她被吻了嘴唇後馬上轉頭,同時雙手曲臂再次按在我的肩上,嘴裡急切的說:「不要,不要這樣,我要喊了,」


    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你喊吧,你穿成這樣到我家來,到時候別人會怎麼想,既就是你告我強姦我也認了,誰讓我喜歡你,」


    說完我不再給她機會,抽出一隻手便抓住她飽滿的乳房。


    她扭動著,但不激烈,嘴還是躲避我的吻,我用中指按住乳房中心的凸起,將它按進乳房,由慢到快的揉動起來,當我快速的抖動著手時,她從喉間發出了徹底放棄的聲音:「不要!」


    雙手由推變成了緊緊的抓著我的肩膀,繼而由於窩在沙發里使得氣息不繼,只好將頭後仰打開喉嚨,任我強嘴按在上面。


    我放開了她的乳房,手伸入裙里,撫摸她光滑的臀肉,另一隻手則從裙肩帶伸進去抓住她飽滿柔滑的乳房,下面的手翻到前面,順著光滑的大腿內側向上,她緊張的用力夾緊,她緊張的說:「不要,求你了」



    我沒有理會她軟弱無力,半推半就的要求,手指執著的落在了她長著陰毛的陰阜上,將中指擠開大腿根柔軟的嫩肉,在她薄如蟬翼的褲衩外摩擦她火熱的陰唇,她難以控制的從喉間發出了難忍的哼叫,手抓住我的手腕無力的阻止我的動作。


    我耐心的透過蟬翼般的遮羞,在裂縫的頂端尋找著能令她屈服的陰蒂,她知性的知道我的目的,手上加大力量試圖將我的手抽出,心裡在不停的鬥爭著,情慾已經在她的體內湧起,要求她放棄抵抗,獲得這偷情給她帶來的另一種的刺激,理智和道德則要求她抵抗,不能作出被判的行為。


    體內不斷翻湧的情潮在告訴她,放棄抵抗吧,你自己穿成這樣,這麼晚了跑到一個只有一個男人的房子了來,就算你告他強姦,有多少人會相信,還是放棄抵抗,獲得一種自己從沒有體驗過的激情,況且和丈夫的房事已經從結婚初期的激情中趨於平淡,丈夫因工作關係每次的房事也像例行公事,而自己的情慾不得不壓抑,放棄抵抗就可以獲得滿足,就這一次不會影響自己的家庭的。


    隨著情慾在體內逐漸佔上風,抵抗的力量越來越弱,我能感覺出她心理的變化,手上加快了挑逗的動作,為了把她徹底從理智中拉進慾海,我加大了捻弄她已經發硬的乳頭,疼痛使她女性潛意識裡的被征服欲得到了激發,她無力的說:「輕點,疼,」


    我放鬆了改用溫柔的撫摸,下面的手指已經挑開遮羞,直接在裂縫中利用不斷湧出的濕滑潤膩的體液,輕鬆的找到了那粒已經脹大的陰蒂。


    手指快速的挑逗使她變得全身癱軟,我知道是時候了,然後一下將她抱了起來,突然的失重使她緊張的一下雙手抱住我的脖子,我將她抱緊了卧室。


    我將她放在床上,不給她反應的時間,就脫下了她的裙子和褲衩,然後停下來用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她,手放在她豐滿柔嫩的乳房上,不做任何的動作,她意外的不知發生了什麼,睜開因含羞緊閉的雙眼,當看到我的眼神時,慌亂而羞恥的連忙轉過頭閉上眼睛。


    我在她耳邊用滿含情意和誘惑的說:「睜開眼睛看著我,」


    她搖搖頭,我用手指抓住她乳房的頂點,慢慢的加大力量,她感覺到我的執著,嘴裡說:「不要,」


    還是睜開眼睛對視著我,看著我慢慢的靠近她緊張不斷喘息的嘴唇,她突然雙手抱住我的脖子,將嘴湊上來緊緊的吻住我的嘴,舌頭伸出來舔著嘴唇,尋找著我的舌頭,我將舌頭迎上,糾纏在一起。


    我知道她是徹底的放棄了抵抗,我開始激烈的撫摸她姣好的肌膚,手伸到她兩腿之間,她知性的分開雙腿,我將手指插入她濕滑的肉穴,拇指按住她的陰蒂,一邊摳挖著火熱的肉穴,一邊激烈的揉搓她的陰蒂,她忍不住的在喉腔里發出歡快的哼叫。


    我慢慢的從她的身上退到她的雙腿間,她知道我在看著她已經動情而打開的陰唇,羞恥的雙手捂住自己的陰部,我拉開她的手,她忍不住說:「不要看,」


    我用手將她被體液打濕粘在一起的陰毛,輕輕的分開兩片不算大的肉唇,她不解的抬頭看著我說:「你要幹什麼?」


    我壞壞一笑,一下就吻了上去,她意外的「噢」


    驚叫一聲,我知道她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她驚叫後的話證實了我的判斷,她說:「不要,臟,」


    我抬頭說:「怎麼會,這是我喜歡你的表示,」


    說完含住她的陰蒂,用火熱的舌尖舔弄,她被刺激的渾身發顫,嘴裡不停的發出各種控制不住的叫聲。


    不一會她變得全身僵硬,雙手抓住我的頭,胯部迎合著我的舔弄,嘴裡發出女人本能矜持所壓抑的歡快的叫聲,我知道她高潮了,為了讓她無法忘記,我用牙輕輕的咬住她的陰蒂,延長她高潮的時間,「啊,我要死了,啊!」


    待她高潮後平息一點,我爬上去,雙手扶著她的頭問:「舒服嗎?」


    她不在迴避我的眼神用不可思議的又充滿情迷的眼神看著我,點點頭,繼而羞恥的一下轉過頭,雙手則抱著我將柔滑的乳房壓扁在兩人胸間。


    我伸手扶住我已勃起堅硬的陽具,在她的肉唇間滑動,輕輕的說:「我能進去嗎?願意把你給我嗎?」


    她轉過頭用含著春潮和愛意的目光看著我,一邊點頭一邊輕抬自己的胯部,給我迎接的信息。


    當我進入到她身體里,她再也沒有矜持了,雙手抱住我,嘴裡不停的哼叫外,雙唇在我臉上灑下一片吻雨,雙腿盤住我的腿,知性的配合我的衝刺。


    二十分鐘後,她在虛脫般的高潮後抱住我,不讓我下來,同時矛盾的流出了淚水,理智回到了她的大腦,我一邊抹去她的淚水,一邊溫柔的說:「舒服嗎?」


    她輕輕的:「嗯」


    了一聲。


    保持了許久,她推開我,起身去了浴室,我看著她姣好的背影,走動時扭動的雙臀,胯下再次抬頭,我沒有追過去,點上一顆事後煙,看著浴室的門口,等待著她出浴後的秀色。


    好久也沒有出來,我有點擔心的起身,走進浴室,看見她坐在浴盆的沿上,雙手見我進來抱住豐滿的乳房,一手遮著胯間,用哭紅的雙眼委屈的、哀怨的看著我,我不由有點心疼的走過去摟住她說:「別這樣,當心著涼,」


    拿起浴巾裹在她肩上,扶著她出來。


    上床後她什麼也沒有說,我摟她時她順從的鑽入我的懷裡。


    良久她輕輕的推我說:「我以後怎麼面對我丈夫?」


    我更緊的抱著她,「明天回去後你還是個好妻子,這是我們前世修來的緣分,你不必她自責,像你這麼出色的女人那個男人都會動心的。」


    女人對於誇獎總是樂於接受的。


    第二天她穿著我的襯衣牛仔褲走了,我期待著她還衣服時的相會…我漂亮的太太月兒是美女律師,秀麗的長髮,迷人美少婦,真是天生的尤物(新加坡華僑,162cm,34C,24,36,我是香港人)。


    女人長得漂亮,有時擔心她紅杏出牆。


    其實她整個家族的女人都長得漂亮,還有就是她那個還沒有出嫁的馬來西亞華僑表妹,叫盈盈。


    人說胸大無腦,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但老婆月兒家族的女人智商都很高,個個都完成大學學業的。


    但盈盈對我這個當醫生的表姐夫是崇拜的。


    長發盈盈稱得上是小家碧玉,是眾所周知的大學校花,任職於公司銷售推廣。


    盈盈相當美麗,可說是個不節不扣的騷貨,女人味十足的,或許是職業上的原故,她跟人說話時總時拋媚弄眼,嬌聲嗲氣的,總是掛著一臉風情萬種的騷樣子。


    星期六是迷人月兒的生日,表妹盈盈約她未婚夫男朋友Paul(27歲),我,月兒,4個到她新居里一起晚飯,一起幫她表姊月兒慶祝慶生日。


    那夜非常炎熱,月兒穿一身寶藍旗袍黑色絲襪露出長勻稱的美腿。


    豐滿圓潤的大腿閃著光澤,纖細的小腿,三吋黑色高跟鞋只有腳尖著地,更突出了腿部的線條。


    超短的旗袍連絲襪頂端的寬花邊兒都不能完全遮住。


    我盯著漂亮性感的月兒,玲瓏浮凸,走路時亦不時挺胸收腹,媚態盡現。


    我忍不住不斷偷看她的美腿,由於坐著,她的短窄旗袍縮的更短,露出一大截大腿,看著她的大腿我的陰莖禁不住勃起。


    盈盈長的相當可愛的美人臉蛋,雖然她的身高嬌小,但身材卻是很突出(25歲160cm,35C,23,35),她身穿黑色低胸緊身行政人員套裝、腳踏三吋高跟鞋,顯現出她那誘人的淫蕩身材,大半個乳球都裸露在外令人看了暑氣大減。


    細嫩的玉臂,配上她一雙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淡淡的幽香,側臉看得到她長長的睫毛,水盈盈的眼睛,柔軟飽滿的紅唇,坐在座位上露出美少女誘人的小腿。


    這天晚上,我一直對賞心悅目的盈盈想入非非。


    我就發現Paul的眼睛,總是跟著月兒的身軀形影不離。


    他總是色眯眯的偷窺著月兒的一舉一動。


    高大同黑實的Paul一直不停的盯著月兒的胸,偷窺到她胸脯,她那身性感極的衣著把Paul的視線吸引著了。


    我就一直不停的盯著盈盈的4寸高跟鞋,盈盈那低胸緊身上衣顯現出盈盈的玲瓏身段。


    我心裡想著,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心裡想著她大腿根部的方寸之地。


    當晚飯開始的時候,Paul慶高彩烈地拿出了各式名樣的白酒紅酒!這頓晚飯只吃了一半,我們便已喝了數瓶酒了!而當中話題亦從開始時的談天說地,說到了日常生活!真是無所不談!由於大夥非常的高興,所以多喝了點酒,我藉著酒意放肆的望向盈盈高跟鞋上雪白的美腿。


    我不經意的和盈盈一雙眼睛對望,原來是盈盈發現我的行為,用那雙水汪汪的桃花眼瞪我一眼,靠近我的耳旁說道:「沒看過這麼性感漂亮的小腿嗎?要不要看看雙腿之間?」


    盈盈就一直露出妖艷的眼光不停淫蕩的盯著我。


    看得我褲襠里的大傢伙鼓動起來。


    我的下面已經頂得像個帳篷一樣了,月兒在酒精的刺激下,她的手開始不由自主地伸向我的褲襠外面去面撫摸著我的陰莖。


    當十點多我們不知喝了多少的酒之後,每個人看起來多像有點醉了,我看在場的Paul和月兒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盈盈搖搖晃晃的要回房間,於是我只好扶著盈盈回到她的房間,當我讓她躺在她的床上時,我看著盈盈那誘人的身材,隨著呼吸而起浮的乳房,而盈盈看到我盯著她的乳房時,只微笑的看著我。


    這時,我心裡忽地霧起一絲邪念起來!我靜靜的看著性感的盈盈,看到盈盈面頰嫣紅,輕聞著那滿身的迷人酒氣…我也喝下了不小,酒精已令得我的色膽變得更大了!這不禁使我那已穿過了盈盈腋下攙扶著她的手,慢慢地移近至她的乳房了。


    這時,酒醉後的盈盈迷迷糊糊,媚眼含春,身體變得柔弱無骨,緊緊貼在我的身上。


    盈盈紅唇微張的樣子極其淫蕩,一邊性感的喊著:「醫生表姐夫…表姐夫,你喜歡我嗎…我知道表姐長的漂亮,所以你不喜歡我!」


    我的手捏著她的乳房了。


    「你和你表姐都漂亮,各具魅力,要二選一很困難。


    你16歲我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歡你了。


    男人哪個不貪新鮮?盈盈是年輕的美人,你一直都好誘惑我。」


    我在心中已經下定決心,要好好的玩玩這個騷醉娃!盈盈咯咯地低聲笑道:「少拍馬屁了。


    我看你想搞盈盈,可惜一直有表姐在,你是只能看著我,不能碰啊,咸蟲姐夫!」


    盈盈嗔笑著,柳眉微蹙吐氣如蘭,渾身散發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韻味,女人家總是喜歡聽男人的誇獎的,盈盈也不例外。


    盈盈這騷貨,欠操的一副樣子。


    我低聲說道:「我想不少的男人都喜歡要玩玩你這個美人兒!你和多小人玩過了?」


    正被慾火燃燒著的盈盈,冷不防地聽見這個難以回答的問題,一時之間也怔了怔之後,才羞慚而怯懦地低聲應道:「你怎麼這樣問人家?討厭…這…叫人家怎麼說嘛?人家又不是什麼狐狸精…花心表姐夫,人家是小處女一個。」


    我輕聲說:「小處女會這樣姣?我要和你玩過試試。」


    盈盈突然低聲叫了起來:「啊,表姐,你看到吧,表姐夫突然摸我,快救我吧!」


    我低聲又驚又急地說道:「寶貝盈盈不要這樣啦,你的浪聲不要叫的太大,你表姐會醒的。」


    盈盈高傲的看著我,輕輕笑著說:「你害怕嗎?你以為我不和你玩嗎?」


    我低聲說道:「你這個性感壞表妹,你無喝醉酒,今天我就來懲罰你這個小狐狸精!」


    盈盈是一個致命誘惑。


    我們相擁而望,當我忍不住的低下頭要吻她時,盈盈她也伸出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


    慢慢的,我吻上了盈盈的小嘴,然後雙手也開始了我的探索之旅。


    盈盈雪白的肌膚、纖腰豐臀,身材極好,嬌嫩如嫩筍般的乳尖在飽漲微紅的豐滿乳峰上,更令人垂涎三尺。


    雙手本來抱著她的腰,慢慢的右手摸到了盈盈翹翹的屁股上,的確,盈盈屬於比較瘦的那一類型,但是屁股摸起來,依然是又滑又圓又彈手,加上本身盈盈又沒有穿內褲,所以我的手就順著身體的曲線滑到了股溝里。


    我慢慢地輕輕地脫掉盈盈身上的低胸緊身上衣,拉開背後的拉鏈,首先露出的是盈盈白嫩的上身,鐘形的完美乳房,真是沒有一點暇疵。


    初次肉帛相見,我就將整個臉放在兩顆乳房間摩擦,再用兩手搓揉著35C乳房,並享受著盈盈的體香。


    她那雙奶子渾圓堅挺的,而那兩顆跟奶子一樣比別人要來得大一點的奶頭,被兩團大大的深啡色的乳暈包圍著,整雙奶子看來,就像一對大木瓜般掛於胸前,絲毫沒有半點下墜的跡象。


    照常理,處女的乳暈不可能是深啡色的,看著盈盈深啡色的乳暈,她的奶子一定被很多人玩過了。


    我一邊用雙手揉著、捏著盈盈的乳房,一邊又用嘴巴吸著、咬著、圈著、舔著她的乳頭,盈盈身不由己的用兩手緊抱著我的頭,一邊喊著:「哦……哦……醫生表姐夫……好……好棒的感覺哦……哦」


    盈盈的雙手抱住了我得脖子,35C乳房也開始左右擺動著。


    我的手指到達盈盈小小的屁眼,輕輕的一碰,立刻產生了猛烈的收縮,好像是不歡迎我的到來!我繼續往前摸,到達了一片淫水泛濫的地方,粘粘的,又滑滑的,我把手指輕輕的伸進盈盈的陰道,真緊!而淫水順著我的手指,流得我滿手都是,然後我的手沒有作過多的停留,重新回到了盈盈緊緊的小屁眼,然後把我手上的淫水全部塗在屁眼的周圍!興奮的雞巴已經硬邦邦的了,需要盈盈淫穴的慰藉,正強而有力的一抖一抖跳著,「盈盈先幫姐夫舔舔?」


    看到盈盈性感的小嘴,我早就想插進去了,我這麼做是希望盈盈能放鬆身體。


    我要驅散盈盈的猶豫。


    她擺出高傲的眼神看著我說:「你以為我不敢嗎,我還要啜到你射出來!」


    說著盈盈就用力的把我扳倒在床上,用她的小嘴開始吻我的乳頭,時吸時咬。


    雖然我聽月兒說過,盈盈很多男朋友,但我卻的確不知道她這麼主動,咬的我的乳頭是又痛又癢,我的小弟弟開始向上了抖跳著!這時候的盈盈已經不是我剛才看到的那個溫柔的小女孩了,她把我的內褲脫下一截,順從的跪坐在我的面前,用手抓住我的雞巴,舔了舔嘴唇,便趴下將我的雞巴含了進去,並用舌頭輕輕繞著我的龜頭,盈盈頭一上一下的擺動著,舌頭開始在龜頭上輕輕的打轉了。


    為了給盈盈一個好姿勢,我平躺在床上,讓她趴在我的小腹上吸、舔、咬著我的龜頭。


    突然我感覺我的肉棒被一陣好舒服的溫暖所包圍,我知道盈盈已經完全把我的肉棒吞了進去,我覺得我插得好深,感覺已經到了她的喉嚨。


    但是她只是把我的肉棒深深的含了一下,就讓它退了出來,又開始舔我的蛋蛋了。


    她先用舌頭在我的蛋蛋上反覆的來回舔,然後又把我的蛋蛋吸進口中,又吐出來,反覆幾次,又爽又刺激!慢慢的她還在向下舔,我完全不敢相信,難道是盈盈在給我舔那裡?而我的那個地方傳來的陣陣快感卻明白無誤的告訴我這是真的。


    「盈盈,你舔得表姐夫很舒服,用力舔,尤其是那個龜頭,將舌尖在上面打轉,用舌尖頂那個眼,對對對,你的舌頭跟你表姐的一樣,很靈活的。」


    一會盈盈就開始興奮了,呼吸也開始拉長,我起來,將盈盈扶躺下,我將盈盈的高跟鞋完全從腳脫下,呈現在面前的就是她全部的裸體,微微泛紅的皮膚,在昏暗光線下顯得無比的流暢。


    我用手張盈盈的修長大腿被托起左右分開,腳長得很是秀美白嫩,看著盈盈可愛的樣子,我托著一隻腳,雙手正在她大腿與股溝之間不停地活動,同時又不停地吻她的腳踝和啜她的腳趾。


    我一隻手的兩個指頭併攏,就插入到盈盈的小穴裡面去了,一開始就用力地抽插,馬上就刺激了盈盈的性趣。


    她的鼻子里依然發出消魂的「表姐夫舔我的腳趾…好爽……我受不了…喔…喔…」


    的聲音。


    我不停地啜她的可愛美白腳趾。


    盈盈強忍著從腳部傳來的麻癢的感覺,小聲道:「醫生表姐夫……好……喔……哦…我…好舒服啊。」


    沒想到盈盈這麼快就有了高潮,盈盈身體一陣急擺並顫抖著,淫水便一泄如柱的衝擊著我的指頭。


    看到已經挑逗的差不多了,我就準備有進一步的動作了。


    我分開盈盈的陰唇,扶著雞巴正準備插入的時候,盈盈伸手過來,自己抓住了我的雞巴。


    「盈盈,你小穴比表姐的小,可能會痛,你害怕嗎?」


    盈盈頓時身體猛然一顫,那長長的睫毛不時眨動著煞是好看。


    「醫生表姐夫,盈盈真的還是個處女,表姐夫不要搞小穴,盈盈的寶貝小穴要給未婚夫新婚之夜破處的…我們來一個後庭春好嗎?」


    「盈盈,你有經驗嗎?不怕屁股開花嗎?」


    盈盈嬌嗲的聲說:「醫生表姐夫,不要問人家喔,人家已經羞死了。


    每次人家喝了一點的酒,我的小屁屁已經會放鬆了。」


    她已經滿面通紅。


    「盈盈,表姐夫是醫生,雞巴給不比一根指頭啊,你真的讓表姐夫頂進後庭去?」


    「你一直在磨,盈盈屁股都癢死了。


    你用我化妝桌上的潤膚露塗在屁屁上,塗上化妝油潤滑後我的感覺會更好。


    你先試試看。」


    她說著更加賣力地扭動著屁股,看來盈盈走後門的經驗十足。


    「好,好,醫生表姐夫都聽你的,你喊停就停,姐夫不會有一點遲疑,怎麼樣?」


    看到盈盈的表情中夾帶著的幸福,我溫柔地在盈盈的後門外面撫摸著上潤滑油。


    「來,我先給你舔幾下,潤滑一點。」


    盈盈說著就抓住了我的雞巴,笑眯眯的含進嘴裡,將舌頭在龜頭上不停地打轉。


    盈盈吐出雞巴,她就自己趴在床上,屁股拱得老高,「醫生表姐夫,快D來吧。


    醫生…快……快……D插入…」


    轉過身來,昏暗的燈光下,只看見盈盈好翹好翹的屁股。


    盈盈的屁股不是特別大的那種,但是特別圓,特別的翹,於是,我來到盈盈的背後,將龜頭在她的小穴外面摩擦幾下,看到盈盈的菊花蕾也在蠕動,我就將龜頭頂在她的小黑洞。


    「姐夫,你不要欺負人家屁眼,那裡小…哦!姐夫,你磨得人家舒服死了,痒痒的,哎呀,往裡面頂了,你真的要干我,你就試試干我屁屁吧!」


    屁眼上的舒坦,讓樂盈盈鬆了身體,被口水和穴水濕潤了的龜頭,一直在屁眼上摩擦著,盈盈已經暫時忘記了小穴里的疼痛,開始淫蕩地擺動著屁股。


    沒想到盈盈的屁眼有那麼大的收縮性,我用力往外搬開她的兩片屁股,我自己的屁股用力往前頂,竟然就將龜頭頂了進去,屁眼將龜頭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暫時阻止了進一步的動作。


    「盈盈,你真是厲害,我已經將整個龜頭都頂進去了,你痛不痛?」


    「不痛,一點不痛,好脹啊,好像屁眼要被你的大龜頭撐破一樣,不過我喜歡,醫生表姐夫,盈盈的屁眼是不是很緊啊。


    醫生表姐夫,盈盈還是個處女,盈盈只搞屁眼,不碰小穴,所以盈盈還是個處女。」


    我邊插邊說著:「不,只能算是半個處女。」


    盈盈嬌嗲的說:「表姐夫欺負人。


    啊!既然這樣嘛,盈盈可以不服侍你。」


    盈盈擺動屁股。


    我不知如何解釋,我說:「盈盈是個大美人處女!」


    盈盈聽到讚美就說:「屁眼裡面好像鬆動了一點,你再插進去一些看看。」


    盈盈自己開始用力地擺動著屁股,我也感到龜頭與屁眼之間有一些空隙,連忙用雙手扶穩盈盈的屁股,再次將自己的屁股用力前頂,通過化妝油的潤滑作用,整個肉腸都插進到盈盈的屁眼中了。


    「盈盈,我已經全部插進去了,你感覺到了嗎?」


    「啊!…」


    盈盈大叫一聲,我立刻停止了動作,不知道她是不是太痛了。


    當我停止不動時,盈盈自己先等不及了,「醫生表姐夫,你怎麼停了,你的大雞巴把盈盈的屁眼洞都塞滿了,裡面好充實哦,表姐夫,你別老停著啊,你快動啊,我要你的肉腸去滿足裡面呢…」


    盈盈的後庭十分熟練,屁屁一定早就被很多的男人玩過了。


    盈盈一定是喜歡肛交的女人…難道這就是馬來西亞的荒唐處女?沒想到盈盈屁眼有這麼大的反應,要我繼續動,這還不好辦嗎,我先在菊花洞里輕輕抽動兩下,屁股四周擺動,讓龜頭頂向盈盈屁洞四周的肉壁,增加裡面的空間了。


    發現裡面已經比較鬆動了,就半進半出地開始抽動著肉腸。


    盈盈自己用力地擺動著屁股,「醫生表姐夫,我已經適應了,你現在想怎麼動就怎麼動,你可以插盈盈了,」


    說著竟然伸過一隻手開始在她寶貝的小穴外面撫摸,但還是不敢伸到裡面去。


    我大幅度重複抽插著這個小淫婦。


    盈盈叫:「醫生插進屁眼……唷…用力啊…好姐夫…美死…嗯…下流姐夫,你好色…」


    我卻撩著盈盈說:「要我用力幹麼啊?」


    盈盈喘著氣息答道:「小狐狸精這個小屁屁……喔……喔……」


    可是盈盈是被干到說不出話來,本來很淫蕩的叫聲卻慢慢變得有點哭泣聲。


    我這時突然放慢速度,盈盈轉頭用哽咽的聲音說:「啊……不要停…用力干我…插我……」


    我說:「盈盈,我的肉棒幹得你的屁屁爽不爽。」


    盈盈這刻是被逗挑到極點,說:「爽……我受不了…」


    盈盈邊說還邊自己的搖動浪臀緊緊的吸動著肉棒。


    「喔…喔……你…要干…」


    我開始大幅度抽插,全部抽出肉棒,只見盈盈的屁眼已經被撐開成了一個圓洞,然後又全部插入,然後重複著這個動作。


    盈盈全身扭動,屁股擺動幅度很大,她主導控制節奏。


    「呀……大力D……唷………插……好…姐夫…美死………大雞巴……美……你都……直接干到……人……人家的……肚子…嗯……嗯…呀!好勁呀…」


    我只知道我漂亮的老婆月兒屁眼很敏感,沒想到盈盈表妹竟然有這麼厲害的反應,頓時就感到自己快感連連,都差一點就射出來了。


    「醫生表姐夫,你怎麼停了,快點插啊!盈盈的小屁眼需要你,需要你的雞巴,插啊。」


    我又開始抽插,同時將一隻手指頭輕輕插入盈盈的肉穴,她竟然沒有反對,被指頭挑逗的小穴,也開始有淫水流了出來。


    我說:「盈盈,你真不愧是第一美人,連叫床聲都那麼動聽啊。」


    盈盈主動收縮著屁洞里免的肌肉,一直吸攝著我的雞巴,並緊緊的包著我那巨大的肉棒,哦!那感覺,真是不下於干我的漂亮老婆月兒的屁眼,感覺棒極了!「醫生表姐夫……你好……你…快插…插我吧……哦……」


    ,此時,盈盈身體完全放鬆。


    「醫生表姐夫…這下……我要跟月兒表姐搶了…我要你……插我……」


    ,屁眼的刺激竟然讓盈盈的小穴發泄了,沒想到盈盈被我插屁眼插到高潮了。


    房間不斷的傳來啪、啪、啪的聲音,盈盈的雙峰不停晃動。


    「哈哈…你這個小淫娃…其實我想和你做愛好久了,今晚總算得到你。」


    我羞辱著盈盈,並又加快了速度。


    「我…我也是。


    我要做醫生的小淫娃!真的好爽……啊…好爽…以後都經常干我可以嗎?…啊…啊…求你…!」


    盈盈此刻已經忘了什麼叫羞。


    我迅速加快了抽插,盈盈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長發凌亂的遮住了臉,忘情的擺動著屁股配合著我的抽插。


    「醫生喔……喔……好爽……真的好爽……」


    「盈盈,來!把屁股翹高一點,表姐夫很爽,沒有多久了。」


    盈盈抬高屁股,腰也配合著前後搖動著,我從腋下伸過雙手緊握住35C豐滿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著,盈盈淫蕩的呻吟聲,更加使我瘋狂,我雙手扶著盈盈的屁股,瘋狂的將肉棒直進直出地在屁眼中抽插。


    我將抽送的速度加到了極限,突然就感到全身肌肉繃緊,然後猛然鬆弛,熱的精液就從龜頭中射出灌進盈盈的屁眼中。


    「哦!姐夫……盈盈屁眼……被你……的……精液…燙…啊!…你還在射…裝不下…哦!……」


    我看到白色的精液從屁眼縫隙中流出。


    盈盈長發已經亂散不堪,羞澀地低下了頭。


    「我也不知道姐夫射了多少,全部都在裡面!不過我還真的羨慕表姐啊!有個這麼帥又這麼』能幹』的老公。」


    盈盈說著就盯著我。


    我說:「你以後可以再給我玩嗎?」


    盈盈笑著輕聲的說:「我和你玩一次難保會有下一次啊!有沒有下一次就要看你可不可以好好的服侍我了,好的話,就會有下一次…我要看看醫生表姐夫是不是』能幹』的了。」


    我說:「好,表姐夫馬上來服侍你…」


    我抱起她放在床上上,我用右手揉搓一邊的乳房,並用手挑逗著她的乳頭。


    她回頭看著我分開她兩條腿,她用那濕漉漉的臀部對著我。


    我蹲下用舌頭挑逗著她陰唇上敏感的豆豆。


    盈盈將嫩滑的小穴貼了上去我的臉。


    「啊…很舒服…啊……啊!好好的服侍我,就會有下一次…不要停!啊…爽…」


    盈盈享受不已,興奮地仰起頭來喊叫著。


    於是我便開始加快舌頭速度,盈盈頓時已經要高潮。


    盈盈興奮地仰起頭來喊叫著:「啊!來了!」


    我的舌頭在裡面感到淫水襲來,陰穴噴出如潮的淫水到我面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