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诱奸乡长小女儿

    发布时间:2019-08-20 00:00:51   


    乡长就职日当天,阿芳因作业还很多以致无法一起去,妈妈交代欧巴桑煮完午饭给阿芳吃后再休息,又教阿芳写完字后,好好看家不准乱跑。

    吃完午饭后,字也写好了,家里只剩阿芳一人,第四台转来转去多是无聊的节目,闷得真有点发慌,忽然她想到前日曾在我的房间看到几本似乎很好看的漫画,于是就走到庭院旁的厢房,随手就把打开门来,忽然看到我正在看一希奇的电视节目,影片里一个医生正从女患者身上拔出一根肉棒来,随即射出一股白白的脓来,“好呕心!这是什么病,怎么流了那么多的脓。”阿芳叫着,正在看a片的我被这忽然窜入的11岁小女孩,可真吓一跳,待听到那句话才回过神来,含糊的应道“那是一种痒病,女人经常患的病,因此医生必须用他的肉棒去把脓吸出来。”

    “治疗的过程会很痛吗?”阿芳问道“不然刚刚那个女生怎么叫声连连?”

    “刚开始当然会有点疼,不过到最后都会舒适得兴奋的叫。”我轻声回答“希奇你为什么没参加你爸爸的就职典礼,”

    “因为我功课没有写完,嘿!刚刚那个影片似乎很好看,哥哥可不可以再放一次让我看看。”阿芳以祈求的眼光望着我。

    “好吧!”我以莫可奈何的声音来掩饰内心的欣喜“不过我要在旁边解说你才看得懂喔。”

    “谢谢哥哥!”阿芳赶紧走到床前坐下来,看着在我倒带。

    “好了可以了。”我边说边按下开始键。

    “哇!医生好年轻喔!”“日本的医生都是这么年轻。”

    “唉!怎么脱光衣服了?”“因为听诊完后要开始做触诊。”

    “咿?那个女生尿尿的地方怎么长那么多毛?唉呀!怎么可以嘴对嘴?”

    “男女生长大了那里都会长毛的,别大惊小怪,现在医生是用他的舌尖在检查,你没看病人眼睛闭着很舒适的样子。”

    “嗯!医生用手在挖她尿尿的地方是不是那里有毛病?嘿!怎么又用舌头及嘴去舔?”

    “因为那儿经常要排尿,恐怕有细菌在里面,因此要插入摸摸看,而且医生又受专门的练习,可由鼻闻嘴舔了解病情。你看现在医生检查完毕开始要预备工具治疗了。”

    “什么工具?”

    “就是医生的肉棒啊!你看首先医生将肉棒放入病人的嘴里,经过一阵子的插入抽出,肉棒便把脓吸出,你看肉棒变大了,病人看起来舒适多了。”

    “嗯!效果似乎不错喔!”

    “再来这部份比较麻烦,因为会有一点痛,医生现在把肉棒慢慢的放入病人尿尿的地方,那里有个洞….”

    “哥!我有吗?”阿芳忽然问道。

    “一定有的,不然你把裤子脱下来我比给你看。”我说道,心里真有些兴奋,随手关掉录影机。

    “好啊!”小芳不假思考便拉下裤子,光溜溜的下体随即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拿出一片小镜子,“小芳!把腿我到最开来。”小芳顺从的我开了腿,我便把小镜子放到小芳阴部前,并用另只手轻轻地撑开阴唇。

    “诺!看到了吧!”

    “嘿!真的有洞哩!不过那幺小,肉棒那么大怎么进得了!”

    “所以说要慢慢的,并加上一点医生的技巧,让我们继续看下去。”我重新打开录影机。

    阿芳眼睛看着电视,一时忘了把裤子穿回去,我看在眼里小腹不觉热了起来。

    “现在医生把肉棒插入小洞,稍微有一点疼,不过插抽几次后,病人就会很舒适,你看她舒适得嗯嗯的叫了。”

    “咦?病人怎么坐到医生的上面呢?”

    “喔!大概脓太多医生要她坐在上面以便让脓留出来吧,你看床那些一处处湿湿的地方就是脓流下来的,她现在看起来多舒适啊!”我一下口水说着。

    “接着你看病人趴下来让医生从后面插抽,以便把脓加速抽出,医生动得越来越快表示脓抽得很多也很顺利,你听病人叫嗯嗯的舒适声越来越大声就晓得。”我越讲越兴奋“出来了出来了!你看脓出来了!”忽然他感觉有人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低头一看原来是阿芳,小妮子气喘唏嘘的满脸通红,再往下一看,不得了小穴居然渗出蜜了。

    “哥哥”阿芳喃喃地叫着“人家这里怎么这么痒?是不是也生病了?哥哥帮人家看看吧?好不好吗?”同时以手往小穴猛扣。

    我望着阿芳的媚眼,口水几乎留下来。

    “当然罗!哥哥是这方面的专家,现在就让我来检查看看。我看你就先把身上的衣服脱光吧。

    还没说完,阿芳已经迫不及待的速度脱得光溜溜,凹凸标致的身材加上少女独有的清香,几乎熏得我无法把持,迅速的将内外裤同时拉扯掉,身上的肉棒几乎已经一柱顶天。
    “唉哟!哥哥你的肉棒怎么那么粗大?”

    “哥哥的肉棒是公论的最佳超级吸脓器,诺!现在用你的舌头先舔舔肉棒的头部,

    “对!对!就是这样,旋转舌尖!旋转舌尖!快!再快!吸到脓了。”我妄忘形的说着,“好爽!”内心不停的欢呼。

    “芳!把嘴我大点,我要进入检查了。”阿芳我大她的嘴巴,我急急的把肉棒就插入。

    “芳!含着肉棒,我要抽出脓来。”我摇摆着臀部,一进一出在那暖和的小嘴中享受那透心的感觉,忽然肉棒传来跳动信息,憋了许久的精液如火山爆发一般,射了阿芳满嘴都是,突如其来的状况令阿芳吓得哇哇大叫,连呼“好臭!好臭!”

    “你看你嘴巴里就有这么多脓,其他地方怎么得了!”我赶紧自圆其说。

    “那么应该怎么办好?”阿芳请求的眼光看得我真有些自得。

    “没关系,没关系,让我继续帮你治疗,现在我要用专业的嘴鼻来触闻你尿尿的地方,以便找出病灶所在,芳!你继续用嘴及舌含着我的肉棒以便把脓吸干净。”

    阿芳擦拭完嘴巴后,又乖乖的把肉棒放入并吸吮起来,这时两人成69状,双手环抱阿芳的腰,将舌头围着那小小的肉核慢慢旋转,渐渐的感觉环抱中小小身躯在颤抖,接着将口顶着那光溜溜的秘道口,让那舌尖如蛇般的尽其所能的滑入,在那蜜汁液泛滥成灾的秘道中肆无忌惮的翻弄,此时小芳的玉臀不自觉的扭转起来。

    “噗!噗!”从那秘道传出两响清脆的声音,我知道那是最爽时才有的声音,也是该发动攻势之时。

    “喔!喔!……..”小芳此时已处难以开口的兴奋状态,肉棒早已膨胀到溜出口来。

    我将身体翻转过来,轻轻的分开阿芳的大腿,一手扶着肉棒顶向花丛,慢慢的扭动屁股一步步的往前推进。

    “啊…啊.,会痛…..,慢….慢…一….点。”阿芳语无论次的嗯着,我停止前进,紧紧的阴道让他兴奋莫名,慢慢的便开始在这桥头堡抽动起来。

    “波!波…..”大量的淫液随着快速的抽动流出。

    “医…..生,人家里..面越来越…痒,快快深入…点”阿芳喃喃地说着。我见时机已成熟,便一股作气将肉棒全根没入。

    “唉呦!痛……”“忍耐点呆会儿就过去了。”

    “嗯….嗯…,现在不痛了,不过更加痒起来。”

    “好!我现在要加快点把脓从各处吸出。”我快速扭动臀部,先前的射精使得持久力更强。

    “喔….喔……,人…家感觉非…..常舒…服,喔…..对对…就是..就是那儿,唉….唉..,人家….人家…要…尿出来了,慢…慢…停…停!啊!啊….来…不及了..喔…喔…好舒适….好舒适…哥…你….好棒…喔!…喔….喔…”阿芳终于达到第一次高潮。

    “芳!哥哥现在要你坐起来,以便脓流出来,对对就是这样,扶着肉棒慢慢坐下,对..对..好女孩,屁股要上下扭转,是….是…喔..喔…..你看脓流下来了。”

    我看着坐在上头的阿芳,满脸红赤气喘吁吁,煞是好看!不觉伸手拧拧她的小肉核。

    “喔….喔….哥..哥.人家..人家..喔…喔…喔..嗯…嗯….嗯”我另外一手又搓揉她胸前的小樱桃“嗯…真是让我爽死了!”

    “哥..哥..摸得人家好…噢…痒,喔….喔..喔..喔..嗯…嗯….嗯..唏..唏.唏.唏…唔……又…来…了!”阿芳无力的趴倒在我身上,暖暖的阴精令我更加兴奋,马上坐了起来,紧抱着芳再次展开一轮猛攻。

    “喔..喔…喔..轻..轻..小..小..啊!唔..唔…唔…好.哥.哥.慢…慢点..噢..噢..噢. .好..好喔…”“阿.芳..ㄡ..ㄡ…棒..不棒..嗯..嗯..”“哥..人家感觉..快.快..没力气…慢..慢点噢…噢…”我轻轻放下手中的小躯体,并慢慢将她翻过去使她腹部趴在枕头上,扶起沾满爱液的大肉棒,嗤的一响就整根没入花丛中。

    “喔!”阿芳低哼着,从被背后看着那浑圆的白臀,我伸出只手轻轻搓揉着那小却尖挺的奶奶,同时加快速度以期达到巅峰。

    “啊…啊…啊…..唔..唔…喔….喔…哥..会…会死…喔…喔….尿..要尿了…噢..噢…嗯……嗯…… ..”“芳…吁…吁…喔…喔..棒吗?..喔…”

    “哥..哥..吁..吁…喔……好好喔..嗯…嗯..”我忽然感觉肉棒不停的被阴道吸吮着,忽然一股暖流冲得肉棒难以言语的愉快,龟头颤抖了两下,浓浓的精液不觉射出。

    “ㄡ..ㄡ…ㄡ…..烫…烫…哥..哥”“ㄡ…嗯..嗯…爽.好爽..嗄.嗄..再给你..”我又抽插了十来下。

    “咿..咿…咿….咿….喔…喔…我..我….”阿芳经此一轮折腾,累得说不出话来。

    我倒卧在阿芳旁,轻拂着她光滑的背脊,眼睛盯着那缓缓从秘道流出的红白双色液体,逐渐的流液变成泡沫噗噗作响,身体虽些许疲惫,然内心的畅快却难以形容。随手抽出面纸来,轻轻擦拭掉浓液,这时阿芳懒懒的转过身说:“哥哥!这样算治疗好了吗?弄得人家全身好舒适。”

    “喔!目前这一阶段算完成,不过这种病并不是一下就医得好,随时都会复发的,不过算我们俩有缘,你假如再次发病,可以再来找我医治,况且这是我家独门从日本引进的医术,平常是不随便拿出来示人,因为不但耗尽体力而且减少寿命,所以即使是你的至亲好友都不可说,你知道吗?”

    “我知道。”阿芳点点头并举起右手说“我发誓假如我露哥哥的秘密,将招雷劈。”

    “好了好了阿芳不要乱讲话,赶紧穿好衣服回家,以免妈妈担心。”

    阿芳乖乖的穿起衣服,想到哥哥为了她会减寿不觉流下泪来,我不得已又说了一些好话才哄得她不哭,送走佳人后,对于这段自动送上门爽事,真有难以言语的兴奋。

    是晚乡长大开庆功宴,阿芳一直黏着我,乡长娘看到阿芳那么喜欢他,便求我做阿芳的家教,我以上级派来支援口蹄疫防治,时间有限往返绝,然经不起乡长娘及阿芳的苦苦相求,只得答应每晚辅导她,如此我的这次出差可真说得上有得拿又有得爽.


    乡长就职日当天,阿芳因作业还很多以致无法一起去,妈妈交代欧巴桑煮完午饭给阿芳吃后再休息,又教阿芳写完字后,好好看家不准乱跑。

    吃完午饭后,字也写好了,家里只剩阿芳一人,第四台转来转去多是无聊的节目,闷得真有点发慌,忽然她想到前日曾在我的房间看到几本似乎很好看的漫画,于是就走到庭院旁的厢房,随手就把打开门来,忽然看到我正在看一希奇的电视节目,影片里一个医生正从女患者身上拔出一根肉棒来,随即射出一股白白的脓来,“好呕心!这是什么病,怎么流了那么多的脓。”阿芳叫着,正在看a片的我被这忽然窜入的11岁小女孩,可真吓一跳,待听到那句话才回过神来,含糊的应道“那是一种痒病,女人经常患的病,因此医生必须用他的肉棒去把脓吸出来。”

    “治疗的过程会很痛吗?”阿芳问道“不然刚刚那个女生怎么叫声连连?”

    “刚开始当然会有点疼,不过到最后都会舒适得兴奋的叫。”我轻声回答“希奇你为什么没参加你爸爸的就职典礼,”

    “因为我功课没有写完,嘿!刚刚那个影片似乎很好看,哥哥可不可以再放一次让我看看。”阿芳以祈求的眼光望着我。

    “好吧!”我以莫可奈何的声音来掩饰内心的欣喜“不过我要在旁边解说你才看得懂喔。”

    “谢谢哥哥!”阿芳赶紧走到床前坐下来,看着在我倒带。

    “好了可以了。”我边说边按下开始键。

    “哇!医生好年轻喔!”“日本的医生都是这么年轻。”

    “唉!怎么脱光衣服了?”“因为听诊完后要开始做触诊。”

    “咿?那个女生尿尿的地方怎么长那么多毛?唉呀!怎么可以嘴对嘴?”

    “男女生长大了那里都会长毛的,别大惊小怪,现在医生是用他的舌尖在检查,你没看病人眼睛闭着很舒适的样子。”

    “嗯!医生用手在挖她尿尿的地方是不是那里有毛病?嘿!怎么又用舌头及嘴去舔?”

    “因为那儿经常要排尿,恐怕有细菌在里面,因此要插入摸摸看,而且医生又受专门的练习,可由鼻闻嘴舔了解病情。你看现在医生检查完毕开始要预备工具治疗了。”

    “什么工具?”

    “就是医生的肉棒啊!你看首先医生将肉棒放入病人的嘴里,经过一阵子的插入抽出,肉棒便把脓吸出,你看肉棒变大了,病人看起来舒适多了。”

    “嗯!效果似乎不错喔!”

    “再来这部份比较麻烦,因为会有一点痛,医生现在把肉棒慢慢的放入病人尿尿的地方,那里有个洞….”

    “哥!我有吗?”阿芳忽然问道。

    “一定有的,不然你把裤子脱下来我比给你看。”我说道,心里真有些兴奋,随手关掉录影机。

    “好啊!”小芳不假思考便拉下裤子,光溜溜的下体随即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拿出一片小镜子,“小芳!把腿我到最开来。”小芳顺从的我开了腿,我便把小镜子放到小芳阴部前,并用另只手轻轻地撑开阴唇。

    “诺!看到了吧!”

    “嘿!真的有洞哩!不过那幺小,肉棒那么大怎么进得了!”

    “所以说要慢慢的,并加上一点医生的技巧,让我们继续看下去。”我重新打开录影机。

    阿芳眼睛看着电视,一时忘了把裤子穿回去,我看在眼里小腹不觉热了起来。

    “现在医生把肉棒插入小洞,稍微有一点疼,不过插抽几次后,病人就会很舒适,你看她舒适得嗯嗯的叫了。”

    “咦?病人怎么坐到医生的上面呢?”

    “喔!大概脓太多医生要她坐在上面以便让脓留出来吧,你看床那些一处处湿湿的地方就是脓流下来的,她现在看起来多舒适啊!”我一下口水说着。

    “接着你看病人趴下来让医生从后面插抽,以便把脓加速抽出,医生动得越来越快表示脓抽得很多也很顺利,你听病人叫嗯嗯的舒适声越来越大声就晓得。”我越讲越兴奋“出来了出来了!你看脓出来了!”忽然他感觉有人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低头一看原来是阿芳,小妮子气喘唏嘘的满脸通红,再往下一看,不得了小穴居然渗出蜜了。

    “哥哥”阿芳喃喃地叫着“人家这里怎么这么痒?是不是也生病了?哥哥帮人家看看吧?好不好吗?”同时以手往小穴猛扣。

    我望着阿芳的媚眼,口水几乎留下来。

    “当然罗!哥哥是这方面的专家,现在就让我来检查看看。我看你就先把身上的衣服脱光吧。

    还没说完,阿芳已经迫不及待的速度脱得光溜溜,凹凸标致的身材加上少女独有的清香,几乎熏得我无法把持,迅速的将内外裤同时拉扯掉,身上的肉棒几乎已经一柱顶天。
    “唉哟!哥哥你的肉棒怎么那么粗大?”

    “哥哥的肉棒是公论的最佳超级吸脓器,诺!现在用你的舌头先舔舔肉棒的头部,

    “对!对!就是这样,旋转舌尖!旋转舌尖!快!再快!吸到脓了。”我妄忘形的说着,“好爽!”内心不停的欢呼。

    “芳!把嘴我大点,我要进入检查了。”阿芳我大她的嘴巴,我急急的把肉棒就插入。

    “芳!含着肉棒,我要抽出脓来。”我摇摆着臀部,一进一出在那暖和的小嘴中享受那透心的感觉,忽然肉棒传来跳动信息,憋了许久的精液如火山爆发一般,射了阿芳满嘴都是,突如其来的状况令阿芳吓得哇哇大叫,连呼“好臭!好臭!”

    “你看你嘴巴里就有这么多脓,其他地方怎么得了!”我赶紧自圆其说。

    “那么应该怎么办好?”阿芳请求的眼光看得我真有些自得。

    “没关系,没关系,让我继续帮你治疗,现在我要用专业的嘴鼻来触闻你尿尿的地方,以便找出病灶所在,芳!你继续用嘴及舌含着我的肉棒以便把脓吸干净。”

    阿芳擦拭完嘴巴后,又乖乖的把肉棒放入并吸吮起来,这时两人成69状,双手环抱阿芳的腰,将舌头围着那小小的肉核慢慢旋转,渐渐的感觉环抱中小小身躯在颤抖,接着将口顶着那光溜溜的秘道口,让那舌尖如蛇般的尽其所能的滑入,在那蜜汁液泛滥成灾的秘道中肆无忌惮的翻弄,此时小芳的玉臀不自觉的扭转起来。

    “噗!噗!”从那秘道传出两响清脆的声音,我知道那是最爽时才有的声音,也是该发动攻势之时。

    “喔!喔!……..”小芳此时已处难以开口的兴奋状态,肉棒早已膨胀到溜出口来。

    我将身体翻转过来,轻轻的分开阿芳的大腿,一手扶着肉棒顶向花丛,慢慢的扭动屁股一步步的往前推进。

    “啊…啊.,会痛…..,慢….慢…一….点。”阿芳语无论次的嗯着,我停止前进,紧紧的阴道让他兴奋莫名,慢慢的便开始在这桥头堡抽动起来。

    “波!波…..”大量的淫液随着快速的抽动流出。

    “医…..生,人家里..面越来越…痒,快快深入…点”阿芳喃喃地说着。我见时机已成熟,便一股作气将肉棒全根没入。

    “唉呦!痛……”“忍耐点呆会儿就过去了。”

    “嗯….嗯…,现在不痛了,不过更加痒起来。”

    “好!我现在要加快点把脓从各处吸出。”我快速扭动臀部,先前的射精使得持久力更强。

    “喔….喔……,人…家感觉非…..常舒…服,喔…..对对…就是..就是那儿,唉….唉..,人家….人家…要…尿出来了,慢…慢…停…停!啊!啊….来…不及了..喔…喔…好舒适….好舒适…哥…你….好棒…喔!…喔….喔…”阿芳终于达到第一次高潮。

    “芳!哥哥现在要你坐起来,以便脓流出来,对对就是这样,扶着肉棒慢慢坐下,对..对..好女孩,屁股要上下扭转,是….是…喔..喔…..你看脓流下来了。”

    我看着坐在上头的阿芳,满脸红赤气喘吁吁,煞是好看!不觉伸手拧拧她的小肉核。

    “喔….喔….哥..哥.人家..人家..喔…喔…喔..嗯…嗯….嗯”我另外一手又搓揉她胸前的小樱桃“嗯…真是让我爽死了!”

    “哥..哥..摸得人家好…噢…痒,喔….喔..喔..喔..嗯…嗯….嗯..唏..唏.唏.唏…唔……又…来…了!”阿芳无力的趴倒在我身上,暖暖的阴精令我更加兴奋,马上坐了起来,紧抱着芳再次展开一轮猛攻。

    “喔..喔…喔..轻..轻..小..小..啊!唔..唔…唔…好.哥.哥.慢…慢点..噢..噢..噢. .好..好喔…”“阿.芳..ㄡ..ㄡ…棒..不棒..嗯..嗯..”“哥..人家感觉..快.快..没力气…慢..慢点噢…噢…”我轻轻放下手中的小躯体,并慢慢将她翻过去使她腹部趴在枕头上,扶起沾满爱液的大肉棒,嗤的一响就整根没入花丛中。

    “喔!”阿芳低哼着,从被背后看着那浑圆的白臀,我伸出只手轻轻搓揉着那小却尖挺的奶奶,同时加快速度以期达到巅峰。

    “啊…啊…啊…..唔..唔…喔….喔…哥..会…会死…喔…喔….尿..要尿了…噢..噢…嗯……嗯…… ..”“芳…吁…吁…喔…喔..棒吗?..喔…”

    “哥..哥..吁..吁…喔……好好喔..嗯…嗯..”我忽然感觉肉棒不停的被阴道吸吮着,忽然一股暖流冲得肉棒难以言语的愉快,龟头颤抖了两下,浓浓的精液不觉射出。

    “ㄡ..ㄡ…ㄡ…..烫…烫…哥..哥”“ㄡ…嗯..嗯…爽.好爽..嗄.嗄..再给你..”我又抽插了十来下。

    “咿..咿…咿….咿….喔…喔…我..我….”阿芳经此一轮折腾,累得说不出话来。

    我倒卧在阿芳旁,轻拂着她光滑的背脊,眼睛盯着那缓缓从秘道流出的红白双色液体,逐渐的流液变成泡沫噗噗作响,身体虽些许疲惫,然内心的畅快却难以形容。随手抽出面纸来,轻轻擦拭掉浓液,这时阿芳懒懒的转过身说:“哥哥!这样算治疗好了吗?弄得人家全身好舒适。”

    “喔!目前这一阶段算完成,不过这种病并不是一下就医得好,随时都会复发的,不过算我们俩有缘,你假如再次发病,可以再来找我医治,况且这是我家独门从日本引进的医术,平常是不随便拿出来示人,因为不但耗尽体力而且减少寿命,所以即使是你的至亲好友都不可说,你知道吗?”

    “我知道。”阿芳点点头并举起右手说“我发誓假如我露哥哥的秘密,将招雷劈。”

    “好了好了阿芳不要乱讲话,赶紧穿好衣服回家,以免妈妈担心。”

    阿芳乖乖的穿起衣服,想到哥哥为了她会减寿不觉流下泪来,我不得已又说了一些好话才哄得她不哭,送走佳人后,对于这段自动送上门爽事,真有难以言语的兴奋。

    是晚乡长大开庆功宴,阿芳一直黏着我,乡长娘看到阿芳那么喜欢他,便求我做阿芳的家教,我以上级派来支援口蹄疫防治,时间有限往返绝,然经不起乡长娘及阿芳的苦苦相求,只得答应每晚辅导她,如此我的这次出差可真说得上有得拿又有得爽.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